正在扩大的视野,探寻中国当代艺术收藏价值标

2019-11-01 作者:收藏拍卖   |   浏览(199)

图片 1

图片 2

KetnaPate,l968年生于乌干达,曾经在伦敦和巴尔的摩做建筑师,她在新加坡生活了15年,并在这里开始了她的艺术生涯,呈现在眼前的AsiaPop系列作品正是她对于生活的这座城市的观察和表达,她的这一系列拼贴画聚焦于流行文化、日常生活和多人种混居的城市景观,在她的作品中,英文、汉字、电视肥皂剧、宝莱坞的印度演员、华人功夫明星混杂共生,色彩绚丽俗艳。作为2008年新加坡艺术博览会的参展单位中唯一的艺术家工作室,KetnaPate咖喱一般辛辣的画面色彩再现了本地多人种共生的流行文化。 经过迪拜、东京、香港、北京、台北亚洲各城市的艺术博览会渐次落下帷幕,在10月9日开幕的新加坡艺术博览会是亚洲年底的最后一个大型艺术博览会,来自16个国家的110家画廊参加了这次博览会。 新加坡艺术博览会开幕的时间甚为微妙。一方面,全球金融危机的恐慌显然已经蔓延到艺术市场,2008年香港艺术博览会的主赞助商雷曼兄弟在此前申请破产,而另一方面,刚刚结束的香港苏富比秋拍的首场现当代亚洲艺术晚间拍卖上传来的消息也是喜忧参半,上拍的47件作品,售出了28件,成交率为59.6%。当代中国艺术市场过去五年经过了惊人的成长苏富比全球总成交价从2004年的300万美元到2007年的1亿9400万美元,故如本次拍卖成交之放缓亦不为出奇,这是苏富比方面的解释。在这个拍卖会上,刷新拍卖记录的多是东南亚艺术作品,包括当代东南亚艺术及当代菲律宾艺术,印度尼西亚艺术家INyomanMasriadi的大型油画作品《对不起英雄,我忘记了》(sorryhero,iforgot)以482万港元成交,几乎是拍前估价的10倍。除此之外,另几位印度尼西亚艺术家阿凡迪(affandi)、苏华格(suwage)以及沙普塔拉(saputra)也在此次拍卖当中,刷新了个人拍卖纪录。中国知名当代艺术作品几年内以数十倍的价格高涨已经不是新闻,在苏富比此次拍卖会上,张晓刚、蔡国强、岳敏君等中国著名艺术家的作品多为欧洲收藏家买走。亚洲的收藏家开始在本地区内寻找可承受和有潜力的作品。在亚洲艺术市场内,印尼艺术家的作品正在开始进入百万元的行列。 可承受的艺术品,这句话在这一届新加坡艺术博览会画廊间流传,与迪拜和香港画廊博览会更多欧美高规格的画廊参展不同,新加坡画廊博览会少见欧洲画廊面孔,而以韩国、日本、印度、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等东亚、南亚和东南亚地区的画廊为主。 在地区画廊博览会上出现不多的日本画廊此次共有十三家参与,而且带来的也多是价格适中的艺术作品,东京的ShinseidoHatanaka画廊此次也带来了曾在今年迪拜画廊博览会上创出单幅作品销售记录的日本艺术家千住博的作品,但除此之外,画廊代理的艺术家KaoruKan的单幅绘画仅售3500新加坡元,是中产阶级完全可接受的价格。显然,大部分画廊已经意识到全球经济的影响以及新加坡本地和东南亚的收藏需求,在此次博览会上带来的并非是天价的艺术作品。 继承了中国传统文化习惯的南洋华人收藏家群体在艺术市场上不喜显山露水,但一直有稳定和持续的收藏。新加坡本地的大华银行不仅发起每年一度的青年艺术家大奖,也拥有可观的收藏。新家坡艺术博览会的总监陈圣珀一直说服大华银行在博览会期间举办他们的收藏展。目前收藏展也成为了新加坡艺术博览会的保留项目。继2007年举办过乌里希克的收藏展之后,今年的新加坡艺术博览会举办了以韩国艺术家白南准 (NamJunePaik,1932-2006)和印度艺术家JogenChowdhury的收藏特展。韩国收藏家、光州双年展基金会董事KimSooKeong女士向2008新加坡艺术博览会借出了一组由白南准创作的艺术品。在白南准:KimSooKeong的私人收藏回顾展上展出了白南准的《蓝佛》(BlueBuddha)和《电视维修工》(TVRepairMan)。 在新加坡艺术博览会的现场,韩国画廊表现得甚为踊跃,此次共有23家韩国画廊参加了博览会。《国际先驱论坛报》名为 《韩国在中国阴影下显现》的报道以此次新加坡博览会为契机,介绍了韩国当代艺术品近两年来在佳士得和苏富比拍卖行的上升表现,韩国画廊的扩张状况以及韩国的收藏家。韩国画廊起初参加新加坡画廊博览会并不积极,一直到2006年开始,原来参展的一两家韩国画廊上升为8家。在韩国艺术领域,白南准影响深远。这位被誉为多媒体之父的韩裔艺术家在创作中深受杜尚和约翰凯奇的启发,他的多媒体装置改变了新艺术家的观念,而且建立了强大的使用新技术作为艺术媒介的传统。在此次博览会上韩国画廊Leehwaik售出了艺术家KimDongYoo价值30万美元的画作,画廊主leeHwaik认为韩国艺术家既没有中国艺术家的政治文化创作背景,也没有日本当代艺术由动漫形象衍生的创作资源,这位画廊家认为中国和日本各有其特殊的当代艺术文化符号,而深受白南准影响的韩国艺术家则更关注创作媒介和新技术。 来自印度尼西亚的ZolaZolu画廊在此次博览会上表现颇为积极,带来了NagrohoAid、AgungYuwono等多位艺术家的作品,画廊也售出了近全数的艺术作品。在印度尼西亚当代艺术作品走向百万级的标价记录时,对于这个新兴的艺术市场,普遍的好奇要多于实际的了解。东南亚当代艺术品是由于价格潜力还是本身的艺术价值受到关注,这个问题还难以回答。毕竟,在近年来的亚洲当代艺术热潮中,中国、印度、日本和随之而起的韩国仍然占据了大部分的视野。 当然,对于新兴艺术领域的热衷不仅表现在拍卖行和博览会上,正在新加坡艺术博物馆举办的新加坡双年展邀请了日本策展人南条史生担任艺术总监,在这个以主题为Wonder的双年展上,印度尼西亚艺术家组合Tromarama的作品别具一格,用木刻和多媒体呈现的作品SerigalaMilitia,充满了幽默感和流行文化的蓬勃生气。 在中国GDP增长速度开始减速的同时,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的价格在艺术市场也开始放缓,一直以中国当代艺术为主打的亚洲当代艺术现在开始着眼本地区更多有待发展的区域。韩国或者印尼的艺术品市场,在全球经济不景气的阴影下是否有持续提升的耐力,还需要一段时间的观察。

李冰

和静园美术馆馆长李冰

编辑:admin

雨后的北京空气清新,人声渐渐安静的午后,沿着苹果社区的二十二院艺术区,周围的画廊店铺热闹开张。没想到,在经历了前几年的金融危机的洗礼后,这里又大变模样,画廊、美术馆、艺术沙龙、古董店、名茶坊等各式艺术与生活的店面红红火火。

从2001年花2000元买下艺术家刘小东一张油画草图开始,李冰致力于中国当代艺术的收藏已有10年。从打包收购东宇美术馆的全部藏品到斥资千万元兴建和静园美术馆,再到发起并组织首届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家年会,李冰由一名热爱艺术的企业家逐渐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品收藏的领军人物之一,其藏品不仅包括油画、雕塑、装置、影像等,还系统梳理了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当代架上艺术史。

记者如约来到和静园茶人会馆,采访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界的传奇人物李冰,首届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家年会发起人之一、和静园美术馆的建造者。

李冰身上散发着一种传统文人气息,从1996年起,李冰开始涉足茶生意,先后在沈阳、北京创立了和静园茶人俱乐部与和静园茶人会馆,如今,和静园已是国内十大茶艺知名品牌。

只有必然

在李冰的当代艺术收藏历程中最传奇的故事,要属2005年他以600万元打包买下原属沈阳东宇美术馆的79件当代艺术精品,其中包括张晓刚、方力钧、王广义、岳敏君、曾梵志等众多一线艺术家上世纪90年代的重要作品。他介绍,上世纪90年代末,沈阳东宇美术馆、成都上河美术馆和天津泰达艺术馆并称为中国三大民营美术馆,是国内最早出现的致力于当代艺术的收藏与展览的民营美术馆,当时恰是中国当代艺术墙内开花墙外香的时候,在国际艺术界走红,但国内官办美术馆尚未对当代艺术敞开大门,所以重要的当代艺术作品才得以进入民营美术馆。可是好景不长,虽然大家一腔热血,但终因大趋势没有形成气候,支撑美术馆运作的企业在经营上又出现各种问题,民营美术馆进入了一个调整时期。在这样的形势下,李冰接手了东宇美术馆的全部藏品。他说,这批优秀的当代艺术作品是他收藏体系的基础,也正是这次收购,使他萌发了建立美术馆的想法。

李冰面带微笑,目光锐利而语调温和。说起从事当代艺术收藏,李冰称之为一种摆脱不了的情结。这位20岁如愿考入鲁迅美术学院、25岁怀揣梦想下海经商的中年男子,时至今日,聊起他收藏之初的故事时,淡定从容。

2007年,一座设计精致、大气沉稳的两层清水混凝土建筑在北京宋庄艺术园区拔地而起,取名为和静园美术馆。其总建筑面积达3180平方米,展厅面积2000平方米,可举办各类展览以及沙龙、讲座、论坛等活动。李冰介绍说,和静园美术馆的定位是要推动中国当代艺术的整体发展,梳理中国当代艺术发展脉络,建立当代艺术重要作品的收藏系统,致力于在全球化语境中谋求中国当代艺术发展演进的最大可能,尽可能将当代艺术重要作品留存在国内。同时关注年轻艺术家的成长,积极发现并培养有潜力的年轻艺术家。

2005年,东宇美术馆的建立者东宇集团企业出现了经济危机,需要资金来周转运营,一直关注中国当代艺术家创作的李冰,接手了东宇美术馆当时的全部藏品,其中包括张晓刚、方力钧、王广义、岳敏君、曾梵志等众多一线艺术家上世纪90年代的重要作品。在他看来这件事情永远没有偶然,只有必然,因为在东宇集团出现经济困难之前,他就已经就这批藏品与东宇方面商谈了两次,表达了接手这批艺术品的强烈愿望。

李冰:厚度和张力是解读杨茂源作品的关键

在旁观者眼中,能够以600万元的价格获得如此重要艺术家的重要作品,简直就是当代艺术史的奇迹,而李冰在其中看到的却是重大的责任。他要建立一家美术馆,给这批重要艺术品一个完满的归宿。

李冰:收藏家年会是当代艺术发展的必然趋势

接力者

李冰:艺术品收藏是在记录历史

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在国际艺术界走红了的中国当代艺术,也开始被国内的一些人关注。李冰开始零星地进行过一些收藏,但尚未成规模,而2005年的这次机会,让他完整地保存了一批具有很大文献价值与艺术价值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

编辑:admin

李冰:探寻中国当代艺术收藏价值标准

李冰:厚度和张力是解读杨茂源作品的关键

李冰:收藏家年会是当代艺术发展的必然趋势

李冰:艺术品收藏是在记录历史

编辑:admin

本文由大奖djpt33发布于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正在扩大的视野,探寻中国当代艺术收藏价值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