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何流传到现在,吉安大堂

2019-09-09 作者:戏剧   |   浏览(78)

《铡判官》何以流传至今?

时间:2018年08月10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金昱杉

  图片 1

清末老银盘 藏家旧巷供图

  图片 2

方旭(饰包公)演出《铡判官》剧照

  清末民初的上海,有着远东第一大都会和东方夜巴黎的称号,为了建立及规范上海滩银楼业行业信誉,上海凤祥、杨庆和、裘天宝等九家设立于清代的信誉较好的银楼,联合成立上海最早的银楼同业公会,奠定了中国银楼业的服务基础与规章制度。

  一件清末杨庆和银楼久记打造的老银盘上,两个人物乃是一官一从:左首人物面戴髯口,知是戏曲人物,其头戴圆顶直角的幞头,是古代官员服制中宋代文官常服;右边人物垫肩扎判(扎判通常用于戏曲舞台上神怪及武将),手中有链,腰间配刀,知为鬼怪一类的角色。这组人物结合起来,推测为讲述宋代公案戏的剧目《探阴山》。《铡判官》是京剧铜锤花脸的唱功戏,取材自《三侠五义》,故事讲述柳金蝉被李保杀害,李保诬陷与柳金蝉情投意合的书生颜查散,知县江万里处决颜查散,颜家告状于包拯。包拯下阴曹铡判官,查明此案,《探阴山》是其中的一折。此件《铡判官》银盘为传统的葵口状,该形制曾流行于宋代,包公与判官采用银胎珐琅彩绘制,品位颇为独特。杨庆和银楼在晚清民初时期,驰名全国,所出必属精品。在清末,虽然不乏上流人士喜爱《铡判官》这出戏,然而这样一出哀切之戏,被刻绘于日常所用银盘之上,又令人感到意外。

  京剧在这一时期也有了班制,出现了不同的流派。《铡判官》确实曾因其故事与阴间相连,被认为内容上有迷信或不祥之意。京剧史论学者刘连群在其文《吉祥戏与〈铡判官〉》中直言,“直到本世纪初,仍有戏曲界资深的权威人士,以所谓的‘鬼戏’为由,反对青年演员持此剧参赛,致使选手不得不临时改戏,影响了现场发挥”。然而,此件日用的银盘却佐证了在清末民初,当时的人不避讳此戏的内容。事实上,这出戏还有另一个名字《普天同庆》,据刘连群考证,此名为慈禧所起,剧中内容发生在正月十五,此戏在当时是应节之戏,久演不衰。一方面是戏的观赏性强,另一方面,包拯惩恶扬善的形象深入人心,节庆之日观赏此戏更为过瘾。

  一出戏受人喜爱乃至有达官贵人专门定制银盘,置于家中赏玩使用,凭的是戏的质量。但戏曲不可能是一成不变的,《铡判官》一剧的逐步完善包含着几代人的努力,是传承与创新的模板。

  《铡判官》晚清时是京剧名家金秀山的代表剧目,金秀山曾为“内廷供奉”,其子金少山继承父业,创立“金派”花脸。刘寿峰学金秀山的《探阴山》,上海百代唱片在民国时期还曾为其灌制唱片传世。而如今,舞台上几十年已不见金派《铡判官》。与此相比,裘派《铡判官》虽然历经坎坷,但是依然在舞台上历久弥新。裘盛戎的父亲裘桂仙与金秀山同师何桂山,裘桂仙亦曾为“内廷供奉”,裘盛戎继承父业,创立了“裘派”花脸,《铡判官》正是裘盛戎的拿手剧目。从现存的老戏单来看,北京京剧团上世纪50年代仍有演出《铡判官》。而60年代因“宣扬迷信”而被禁,绝迹舞台。1971年裘盛戎去世时,将自己的戏衣传给自己的弟子方荣翔。方荣翔1981年整理出版了《裘盛戎唱腔选集》,并逐步复排裘派剧目,此时《铡判官》仍作为禁戏,无人敢碰。1985年,刚做完心脏手术的方荣翔给领导写信恳请恢复这出戏,得到许可后,在床上养病的方荣翔开始着手整理,将裘先生演出的录音记录在一张张小卡片上。1987年,在舞台上消失二十余年的《铡判官》在北京民族文化宫公演,开票当日凌晨就有人在排队买票。1989年,方荣翔去世后,孟广禄在方荣翔的照片前唱的是《探阴山》,可叹《铡判官》全本无人再演。直到2006年,孟广禄在长安大戏院演出《铡判官》,演出后长达五分钟的返场叫好,此戏再兴。方荣翔的孙子方旭,师从孟广禄,今年6月方旭在长安大戏院举办个人专场演出《铡判官》,上座率达九成以上。子承父业、徒承师业,《铡判官》方得传承,与西方铁打的老师流水的学生不同,中国戏曲传承讲究师徒间口传心授,师徒之情最重要的就是“人走,茶不凉”。

  剧情方面,裘盛戎时期戏中柳金蝉的父母嫌贫爱富,不允许柳金蝉和颜查散来往。而方荣翔删除了这段内容,增加了柳金蝉和颜查散金凤钗定情,既表明柳、颜的关系,又为后面颜查散被污蔑埋下伏笔。包公下阴间时,换场不拉幕,全场灭灯闭光,其额上的月牙亦有阴、阳,让观众更有身临其境之感。孟广禄请裘门弟子刘戎汾本着“移步不换形”的原则进行编排,让柳金蝉不再是一味懦弱忍屈,而是有了反抗。方旭的《铡判官》由花脸名角、年逾古稀的李月山先生担任导演,去掉不必要的场次,使整体节奏更加紧凑。在唱腔上,方荣翔创造性地添加老旦(颜母)与小生(颜查散)的对唱,从“二六板”过渡到“流水板”,引出包公出场,包公见柳金蝉一整段的“反二黄”,凸显包公执着正义、秉公办案的形象,感人肺腑。孟广禄在《探阴山》唱段的高潮之后,再加上了一大段包拯与柳金蝉的“反二黄”对唱,见五殿阎王铡判官时增加一段“西皮剁板”,铿锵酣畅。所有的改动,没有一点违背了戏曲的虚拟性和程式性规律,而且是在唱腔上下功夫。如方荣翔改戏时增加的老旦与小生的对唱,由于老旦与小生的音域不同,从以往的演出剧目中完全没有可借鉴的,但是从剧情发展看,颜查散遭遇糊涂官后,用对唱穿针引线而到状呈包公,此段加入得又合情合理。《探阴山》中,方荣翔将“二黄”改为“反二黄”,“反二黄”为老生常用,相比“二黄”降低调门、扩展音区、更加悲怆。孟广禄则更进一步,用“反二黄”和“西皮剁板”将包公怒气难忍、悲愤难平的心境表现得淋漓尽致。每一次修改观众都是认可的,这样的传承与创新,才是符合时代要求的。

  除剧目的完善一脉相承,裘派还有个“不回戏”的习惯,也传承下来。此事说来简单,但是真正做起来并不容易。上世纪50年代,裘盛戎一次演出《牧虎关》,当天他嗓音突然发不出声音来,当时裘盛戎从做工上下功夫,“过关”一折竟得了几次好,戏罢他谢幕时对观众说:“真对不住大家了,没演好。”裘盛戎的这个习惯,在裘派传人身上也发扬光大。方荣翔1988年到香港演出,心脏病突发,倒在后台,却说:“不准回戏,继续演出”,并立下保证书:“倘有不幸出现问题,责任完全自负!”此事震惊香港,多家港媒报道以“不倒的包龙图”做标题。孟广禄几十年的演出不管任何原因,也从未回过戏。他教导徒弟方旭:“唱花脸,唱的不是戏,是血。”方旭亦曾带病完成自己的专场。

  京剧剧目曾有“唐三千,宋八百”之言,但传承至今仅有百出。从裘盛戎、方荣翔到孟广禄、方旭,传承的是剧目,是“戏比天大”的精神。

  

包拯扶大宋锦华夷赤心肝胆,(包拯、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同上。)包拯为黎民无一日心不愁烦。都只为柳金婵屈死可惨,错断了颜查散年…包拯扶大宋锦华夷赤心肝胆,(包拯、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同上。)包拯为黎民无一日心不愁烦。都只为柳金婵屈死可惨,错断了颜查散年幼儿男。我且到望乡台亲自查看,包拯又只见大鬼卒小鬼判,押定了屈死的亡魂项戴铁链,悲惨惨,惨悲悲,阴风绕吹得我透骨寒。正南方一阵明一阵黑暗,望开封那就是自己的家园。牙床上睡定了无私铁面,王朝、马汉睡卧在两边。可怜他初为官定远小县,可怜他审乌盆又被人参;可怜他铡驸马险些遭难,可怜他为查散下阴曹游过了五殿哪得安然。一阵阵阴风起甚是悲惨,那就是受罪处名叫阴山。柳金蝉一定在那厢受难,包拯我今要入虎穴龙潭。叫王朝和马汉忙催前趱,(包拯下台。油流鬼、柳金婵同暗上。)包拯山谷内因何有这一鬼孤单?油流鬼呔!何方冤鬼!再往前进,油流鬼将你拿下。包拯啊!你因何叫油流鬼?油流鬼各殿灯油俱归我添,故而叫油流鬼。哎,说了半天你是谁呀?包拯老夫大宋天子驾下,龙图阁包拯。油流鬼原来是包大人,小鬼不知,请您多多恕罪。包拯起来。油流鬼包大人,什么事您来在这阴曹地界哪?包拯我来问你,那女鬼柳金婵?油流鬼包大人稍候,我把她给您带来。柳金婵,包大人为查你的冤情,亲下阴曹,你、你、你快点出来吧。柳金婵,今有包大人为你亲下阴曹,把你的冤屈对他申诉,柳金婵你可有出头之日了。柳金婵哎呀!柳金婵被害身遭难,青天阴曹亲查冤。难忍悲泪哭声拜见,包拯哭啼啼哀告我,有什么屈冤?我问你名和姓家住哪县?柳金婵家住在汴梁城奴名叫柳金婵。包拯是何人谋害你身遭难?柳金婵贼李保贪财好色诓奴到喜鹊桥边,掠去我锦绣绫罗头上簪环,害死我命丧黄泉。包拯到五殿阎君他怎样判断?柳金婵五殿阎君不在殿前。判爷救他李保外男,他将我押在阴山受磨难,青天救奴把阳还。包拯金婵诉罢是非分辨,贼判徇私罪滔天。在此暂受一时磨难,包龙图与你昭雪鸣冤。油流鬼启禀包大人:我家判爷擅改生死簿,乃是小鬼亲眼得见。包拯好!少时五殿做一证见。油流鬼遵命。包拯张龙、赵虎,速回阳间追拿李保归案。张龙、赵虎啊。包拯王朝、马汉,回转五殿。(张龙、赵虎同下,众人同走圆场。)包拯怒冲冲来到五殿外,(王朝、马汉同击鼓。众鬼卒、张洪、阎君同上。)阎君鸣钟击鼓为何来?包拯金婵阳间被人害,五殿徇私你理不该。阎君道五殿徇私弊罪证何在?包拯快把那油流鬼带上殿来。王朝哎呀!油流鬼参见阎君、包大人!包拯油流鬼!贼判怎把生死簿改?(吹排子。油流鬼抢生死簿,取纸,交与包拯。)包拯“正月十五日夜,恶人李保贪财好色,害死柳金婵。”嘿嘿!阎君见状他木呆呆!阎君骂声张洪大不该,森罗徇私罪难挨。孤传旨查散、金婵送回阳界,油流鬼升官职五殿安排。将张洪交大人躬身下拜,包拯王朝,拿张洪捉李保再把铡开!多谢阎君,包拯拜别了!(尾声。二小鬼手执招魂牌引柳金婵、颜查散同上。)

(四勇士同上,分站。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同上,包拯上。)包拯食王禄理朝纲忠心可表,龙图阁大学士兼管刑曹。日断阳夜断阴神鬼难晓,虎头…(四勇士同上,分站。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同上,包拯上。)包拯食王禄理朝纲忠心可表,龙图阁大学士兼管刑曹。日断阳夜断阴神鬼难晓,虎头铡除了些那恶棍土豪。追魂鞭、照妖镜把妖魔擅扫,法堂下比森罗不差分毫。有冤枉,开封到,断明了冤枉案执法如山决不轻饶。三、六、九日开门放告,收民词具结案按律勾销。公孙策启相爷:祥符县公文呈上。包拯当堂拆封。包拯“查正月十五夜,黉门秀才颜查散贪财好色,在喜鹊桥害死表妹柳金婵,本县差人在尸旁拿获凶犯归案,严刑追问,招供认罪。”啊……书生行凶之后,不速逃去,怎么尸旁拿获?此案恐有隐情。王朝,速命祥符县将颜查散一案提到开封,老夫要重审此案。颜母冤枉……马汉启相爷:堂口有人喊冤。包拯上堂回话。马汉上堂回话。颜母贫妇叩见青天包大人。与我儿颜查散昭雪鸣冤。包拯哦,你是颜查散之母,有冤情起来申诉。颜母哎,包相爷呀!柳门颜氏跪堂前,相爷容奴诉根源:我儿与他表妹柳金婵,幼年订婚结良缘。元宵佳节我儿舅亲探,又谁知金婵遇害喜鹊桥边。祥符县不查真情案,诬我儿贪财害命,严刑拷打,强迫他画供承招押至在监。颜、柳两家是亲眷,无仇无恨怎结冤?龙图为官多明鉴,望相爷重审此案快追拿真凶实犯,决不容宽。为民分忧昭日明辨,我世代感念包青天。包拯颜母堂口诉一遍,此案隐情有牵连。老夫命人去调遣,重查此案辨明冤。(王朝、县令自下场门同上。)县令祥符县叩见包相爷。包拯贵县免礼。县令谢相爷。包拯祥符县,县令颜查散一案可曾带到?县令这个……哎呀相爷呀,卑职接到刑部回文,已将颜查散处以绞刑。颜母哎呀儿……(二勇士扶颜母自上场门同下。)包拯祥符县哪!开封未曾回批卷,你违法度罪怎担?县令相爷呀!相爷上朝未回转,刑部公文怎敢延?卑职处案非条浅,望请恕罪细查冤。包拯祥符县,那柳金婵的尸体验查如何?县令卑职亲到现场查验,柳金婵被凶犯用腰绸勒死,身上锦绡绫罗,头上簪环首饰已被凶犯掠走一空。包拯怎样将颜查散拿获归案?县令本县差人张千、李万跟随柳府家人,寻至喜鹊桥,只见一人徘徊不去,近看原来是颜查散站在柳金婵的尸旁。相爷请想:凶犯不是颜查散又是何人?包拯哦,颜查散站在尸旁,就是凶犯;若是贵县你站在尸旁,难道你也是凶犯不成?县令这个……包拯那颜查散图财害命,既财物到手,不速逃去,还站在尸旁等候擒获。柳金婵的绫罗簪环可有下落?县令俱无下落。包拯着哇!绫罗簪环既无下落,你只凭凤钗为赃证,此案不实。虽有刑部回文,无有开封批示,你目无朝廷法度,难逃草菅人命之罪!县令卑职之罪,卑职之罪。包拯人命关天,案情紧急,祥符县,速将颜、柳的尸体安放城隍庙中,命人严加守护,尸体千万不可损坏。若有差错,法不宽容。县令卑职遵命。包拯颜、柳被害实可惨,速查隐情莫迟延。要捉拿真凶犯刻不容缓,包龙图下阴曹亲查奇冤。公孙先生,上本朝廷,晓谕开封,老夫暂不理事。公孙策遵命。包拯王朝、马汉,王朝、马汉在。包拯擅扫阴魂帐。王朝、马汉啊!包拯张龙、赵虎,张龙、赵虎在。包拯准备游仙枕,随老夫同下阴曹。众人啊!

本文由大奖djpt33发布于戏剧,转载请注明出处:缘何流传到现在,吉安大堂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