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可以用来做扫帚扫地,表演就是我的扫帚

2019-11-18 作者:戏剧   |   浏览(144)

图片 1

它就是扫帚草。名字虽然不怎么好听,但是它的幼苗可以做为蔬菜,果实就叫地肤子,地肤子是常用中药,能够清湿热、利尿,治尿痛、小便不利及荨麻疹等。

大扫帚与小扫帚因为能力不同,工作场所不同,彼此平日形同陌路互不熟人。 可有一天一直在屋内搞清洁的小扫帚正在客厅忙碌。嗨!小扫帚,打扫完客厅一会再去清扫一下家门口的台阶。主人吩咐着。好的!好的!。于是小扫帚就被派遣到屋外的门口。 这时大扫帚正在台阶下的土院忙碌。它俩都听簸箕先生提起过对方,有所耳闻。曾经各自都对簸箕先生夸自己的功劳大。因此一见面就有争功夺名之意。 喂!正在扫土院的大扫帚三步两跨来到小扫帚面前打了招呼。然后俯视着漫不经心的说:矮个子就你这体格费多大劲才扫多么丁点的面积啊!。 小扫帚听到这挑衅话,只是傲慢的仰起头说:哼,懒大个子,别得意,你每天风餐露宿。而我呢?上得厅堂下的厨房,每天睡在大大的房子里。夏天没有蚊虫,冬天不用寒冷,你不妒忌哦! 安逸的生活又不能说明你功劳大。大扫帚一点也不羡慕的说。 而小扫帚仍然得意着嘴里唠叨:没有功劳何来的优厚待遇。 所谓的优厚待遇,无非是你工作的地方环境好些罢了。大扫帚直白反驳还补充着自夸说:能力强就是能力强,力气大办事效率高。 小体格怎么了,大个子你没听过龟兔赛跑的故事吗?大扫帚只顾站着说话,而小扫帚身后已扫出一片干净的地。大扫帚只是毫不在乎的微笑。 唰!唰!它俩都不在说话了,都要以事实说话,沉默中的竞争。 在院子里,这边打扫帚自信十足跨大步,那边是小扫帚不甘示弱艰辛慢跑。 一分钟,两分钟,几分钟过去了。 大扫帚的自信已晋升为骄傲了,因为它超过了小扫帚。 小矮个,别死鸭子嘴硬了,谁的功劳大还没看清楚。大扫帚叉着腰。 小扫帚也停住了,看到自己落后低垂着头一时说不出话来。呀!大个子看你身后,那几位瓜子皮老兄还歇在那呢,这也算功劳大,这也算功劳小扫帚如发现新大陆似的高兴嚷嚷着。 别争了。簸箕先生从不远走过来说:我看到了你俩的争执。。 那么我俩谁的功劳大呀!它俩问着同一个问题。 簸箕沉思了一会笑着说:你俩现在换下工作岗位,就会知道了。 半信半疑的它俩就换了工作。 呯啪!哗啦!力气大的大扫帚一下把客厅弄得乱糟糟,纸本片等轻小物件被惊扰的乱蹿。 而小扫帚呢?气喘嘘嘘的:累啊!真累。很长时间也没有扫出多么大的面积。 当簸箕把它俩叫到了一起问谁的功劳大。 它俩都笑了。

  回忆起来自列宁格勒戏剧表演学院的苏联老太太叶·康·列普科普斯卡娅,焦晃说:“我至今还记得,第一天上课时,她就送了我们一堆巨大的积木,让大家展开想象做游戏。她说,演戏不为观众而存在,演戏就像小孩玩积木做游戏——他们在办家家的时候,是最最真诚的。 ”

图片 2

作者姓名:高呈祥,笔名:向阳花通联地址:山西省忻州市代县阳明堡镇丈子村

  到了高中,焦晃已经笃定自己要走演艺之路,他一边广泛阅读文学名著,一边用打垒球的方法锻炼自己的形体、反应力和爆发力,立志要考上上海戏剧学院。父亲一直希望他考理工科,但焦晃很清楚自己的思维模式,所以后来不顾父亲的反对,坚持去考上戏:“当年有亲戚问我,你既然要考,那你知道到底什么是戏剧?我那时候答不上来,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戏剧是人们把握世界的一种方式,要感召人们以更积极的态度面对世界;戏剧也是一面镜子,让人更清醒地认识生活和自己,去掉盲目性,激发自觉性。 ”

所以聪明的村民就会把这些乱糟糟的扫帚草压扁晒干,然后扎起来,做成一把把的植物扫帚,家家户户的门口都会放着一把扫帚。

  上戏的学习生涯确定了焦晃的艺术审美准则:“我一生都没有悖离过斯坦尼体系,没有悖离过‘行动规律’(表演学说)。 ”

图片 3

   一次朗诵让我踏上演艺路

大家是不是觉得上图一片绿油油的草丛真的好美,其实这种草我们都能在各地农村看得见,它都生长在田边和路边。大家知道这是什么草吗?

  焦晃早年主演的莎士比亚剧作《无事生非》和《安东尼与克莉奥佩特拉》曾轰动一时,使他赢得了“莎剧王子”的美誉;他在莫里哀的剧作《吝啬鬼》、美国当代剧作《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一个黑人中士之死》以及英国品特的剧作《背叛》中的出色表现,令几代话剧观众赞叹。可以说,由焦晃主演的近百部戏剧和影视作品,已足以构成一道色彩斑斓的戏剧舞台人物长廊,他的精湛技艺,他的敬业精神和他那严肃认真的创作态度,为中国戏剧艺术作出了特殊贡献。

繁殖能力特别旺盛是扫帚草的特点,只要在院子里种下扫帚草,等到了第二年,院子里就一片都是,前脚除后脚长,实在是太麻烦了。

  后来转到上海读初中,焦晃回忆:“我初二的时候,人家都是少先队大队长,都是团员,我还在那儿打弹子呢。有一次在课堂上,老师让我念篇语文课文,我当时傻了,上海话我只会说,不会念,我一念,那就是北京话。但没办法,也只能硬着头皮念。念完之后,整个教室里鸦雀无声,我想完了,他们有得好笑话我了,哪想到所有的人都非常惊讶地望着我,想你这家伙还有这一手。我想着恐怕就是人的审美总是普遍的。 ”后来,看中焦晃的京腔京韵,老师把他推荐进了学校的戏剧组,“演戏这件事情,让我觉得很庄重,一下子就从这打弹子的调皮捣蛋中出来了。 ”

图片 4

  对于舞台,焦晃依然充满偏爱也充满期望,“剧场是我心里最神圣的地方,当时我们在长江剧院演出,我总是最后一刻才离开剧场,那些票务和清场人员,都陪到我最后。之前我们这批曾经在长江剧院待过的人聚会,一看到大家,我的眼泪就再也止不住了。 ”提起近两年参与创作的《钦差大臣》和 《安东尼与克莉奥佩特拉》,他很朴素地表示:“没什么为什么,我就是想演个戏,想在有生之年再多演些戏,如果不演戏,快乐也就没有了。 ”他更风趣地打比方道,“我就像个拿着扫帚扫大街的人,如今退下来了,可是扫帚还在我手里啊,我就算扫不了大街了,我扫扫家门口吧,我不扫难受啊! ”

图片 5

  “很多人以为我是北京演员,其实我出自上海戏剧学院。 ”焦晃一直强调,自己“话剧演员的生命”就是在上海。 1955年,焦晃如愿以偿考上了上戏表演系,受教于前苏联专家叶·康·列普科普斯卡娅和朱端钧、胡导等戏剧大家。连“客串”的教师阵容,都是当时的天王级人物——教台词的是京剧表演艺术家艾世菊:“那会儿他穿得朴素啊,被门房拦下来,他一气之下,不来了。我们光知道他要来,等了整整一个多月,他怎么还不来! ”好在后来艾世菊还是来教授了焦晃和他的同学们自己最擅长的“白口”:“艾世菊老师,他总是知道戏扣儿在哪里。 ”而教芭蕾舞的则是中国第一只“小天鹅”胡蓉蓉:“第一次上课,她一开始觉得我不行,没想到我一弯腰,比那些女将还厉害,她说‘哎!你行!你行! ’后来还差点把我弄去跳芭蕾。 ”

在农村里头会扫帚草来做菜,选取最柔嫩的扫帚草,祛除顶端处,放进沸水里煮熟后,就可以用来凉拌和炒肉,味道是极其鲜美的。

   “话剧演员的生命”在上海

图片 6

  在上戏时,焦晃这帮学生被要求“睁开眼睛,人就要在戏中”。在演绎《祥林嫂》时,他们从贺老六抢亲开始,扮演祥林嫂的女生还在学校里散步,他们把她扛起来就走,“祥林嫂”一边挣扎,一边吐他们唾沫,他们没办法,还找了块擦黑板的抹布,塞到了她嘴里,而当“剧情”进行到“阿毛之死”的时候,焦晃演的,就是那只叼走阿毛的狼:“我跑得快啊,满世界逃,他们发动了全校学生,说那只狼把阿毛叼走了,满世界抓我都没抓到,气得要命,连连说:‘这只狼恶苛的! ’”

 昨天下午,摘得第23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特殊贡献奖的“话剧皇帝”焦晃在白玉兰戏剧艺术论坛开讲,细述从艺60年 “戏剧理想和戏剧人生”:“我的整个青春和生命,都给了舞台。我个人生活挫折很多,舞台是我唯一的天地,只要到了舞台上,我就能把一切杂念都撇掉。 ”而此前,他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更是笑忆峥嵘岁月,从那些校园时光和生活点滴之中,也可以梳理出这位“话剧皇帝”到底是怎样炼成的。

  少年时期的焦晃,因为战乱随父母在北京、重庆和上海之间多次迁转。 8岁时在重庆偶然看到陈白尘的《禁止小便》以及老舍和宋之的合作的《国家至上》演出,与戏剧有了最初的接触。

  回忆自己的舞台生涯,焦晃说:“我这辈子做得微不足道,但是尽了我的心,尽了我的力,很诚实地付出了劳动,我没有愧对,心里还是很踏实的。 ”

    如果不演戏快乐也就没了

本文由大奖djpt33发布于戏剧,转载请注明出处:也可以用来做扫帚扫地,表演就是我的扫帚

关键词: